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專欄日誌

平凡的喜悅 (下)

作者:陳欣豫

老鍾正要下樓,一年輕身穿白短裙戴口罩的女孩連忙喚了名男生來幫他。現在的年輕人大概都愛白色,那男生穿着白衣倒也挺好看,老鍾心想。那男生幫老鍾把東西拿下樓。老鍾向他們道謝,女孩笑眯眯地說不用。現在的年輕人可真好!

老鍾在樓下拖出小販車,如常整理好小販車,推到馬路旁,熟練地把栗子倒進鍋中,使勁地炒栗子,一鏟一鏟的栗子在鍋中翻騰,「沙沙」作響。栗子香伴着騰騰熱氣上升,引得幾人過來。

「糖炒栗子!好香啊!老闆,麻煩來一磅。」

「我也是,要一磅。」

「好的,請稍等。」

老鍾抓起木桶裏的栗子放進紙袋中。

「謝謝。」

「栗子一袋,麻煩你了。」

「行,三十塊。」······

老鐘的糖炒栗子香得很,賣得好,基本上經過的人都會買一袋,捧着走的時候,熱氣傳到手心,暖乎乎的。

女兒總說爸爸給大家帶來溫暖,好生厲害。

老鍾就說爸爸是個平凡人,不厲害。

女兒便笑着回說爸爸是個厲害的平凡人。

老鍾在馬路旁炒着栗子,聽着交通燈的聲音。這兒的紅燈有大概四十秒,對面的行人等着也有時間看看四周,注意到老鍾的糖炒栗子。老鍾是有回忽發奇想數着的時間,倒不是刻意的,莫名記了好多年,以前記得可準了就這陣子人老了,記不清了。

紅燈綠燈的聲音交替了好多遍,老鍾的糖炒栗子也賣出好多袋。

老鍾的手突然有點麻,大概是老了,炒了這麼多栗子,手也累了。今天賣出的栗子好像特別多,要不就早些回家?也不用勉強自己。老鍾喜歡做小販就這點,不用看人家眼色,也沒有時限,喜歡休息就回家,隨意的很,反正女兒也有收入,就是自己在家裡也沒什麼可做,倒不如繼續炒栗子,也算一種樂趣。

一名白衫青年過來:「一袋栗子,麻煩你了。」

「好,三十塊,請等一會。」老鍾想,既然有客人,那就炒完他的就走吧。青年接過栗子:「最近天氣涼了點,記得多穿一點衣服。養好身體最重要。」他笑起來眉眼彎彎,讓老鍾想起女兒的笑臉。「謝謝。你也要保重。」

老鍾收了檔,想着今天的客人可真多,又想說白色可真是潮流,好幾個人穿白的,看着還不錯,就是容易髒,也不太吉利。不過現在的年輕人也許挺喜歡這顏色,要不趕明天也給女兒買來試試?

老鍾在昏黃的路燈下走過,回了家。女兒在等着,晚飯已經弄好了。

老鐘吃着飯,和女兒有一搭沒一搭的聊,從女兒小時候要爸爸抱着才睡,又常愛叫爸爸魔術師弄特別的小玩具,講到她初戀結束時,老鍾看着她把自己關在房裡哭泣的心疼,講到她大學畢業穿着黑袍子自信的模樣,講到她初當老師,跟老鍾談到班上問題學生時煩惱的表情。

老鍾洗漱一番便回到床上。他看着天花板,還是平凡人有平凡人的好,平平淡淡的日子,了無牽掛。他就每天這樣過着,也不用擔心明天的顧客是否還會像今天一樣多,開心隨意。他闔上眼睛,沈沈睡去。

「滴———」女兒緊握父親的手,身旁的護士一言不發,有條不紊地處理眼前的狀況。

心跳儀的聲音真刺耳。

平凡的喜悅。

標籤:
發佈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