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專欄日誌

《車票》

作者:陳欣豫

我靠着窗框,聽着「轟隆轟隆」的火車聲,看着疏落的矮樓如倒帶般後退。掌心的一張車票,油墨的質感厚實,細緻地印着出發地和目的地,輕輕巧巧的,彷彿一不留神便會丟掉,偏偏又極為重要。

一式一樣的車票,卻能為人帶來不同的旅程。

一班友人興高采烈地登上火車,手中捏着充滿期待及通往快樂的車票。他們將步出車站,一同度過美好時光,嚐盡當地小吃,踏遍山水,又或是在城中購物。

有的人的車票,是通往夢想的車票。親人不捨的哭聲,湮沒在火車出發的響聲中。取錄通知書昭告着夢想的開始,一張小巧的車票就如打開無盡未來的鑰匙,車票穿過了入閘機,年輕人努力將夢想化為現實。

中年男子離鄉別井,在外打拼半輩子,只為親人能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。他趕忙跑至車站,衝衝遞上車票,等待着他的,是床上氣若游絲的至親。最後,他只能向堂中的照片重重叩頭,心裏說不出這些年的勞苦到底是否值得。

有的人的車票,也許本該是通往快樂的、通往夢想的,可惜天意弄人,突然轉往夢碎軌道。他們百感交集,最後的愛與恨已來不及細訴,一一被封存在車票中。他們從車票左側上墨印着的車站名字出發,卻終是無法親眼看到右側印着的目的地。裝在口袋中的車票曾經被體溫捂熱,然後漸復冰冷,或許染上了鮮血跟黃沙,也許半點沒有,而終只剩一坯黃土。

我把車票裝進口袋,提起行李箱下了火車。甫踏出車站,邊看到兩個身影站在陽光下,伸展脖頸張望着。我忙加快腳步向他們走去:「爸爸,媽媽,我好想你們!」

媽媽緊緊擁抱着我,爸爸笑着接過我手上的行李箱:「辛苦了,歡迎回家。」

我隔着一層布料輕輕拍了拍那張車票,我的車票,是通往家,通往幸福的車票。

標籤:
發佈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